湖北小伙收养河北聋哑汉12年,两人同住窝棚有钱掰成两份花,小卖部烟酒记小伙账

湖北小伙收养河北聋哑汉12年,两人同住窝棚有钱掰成两份花,小卖部烟酒记小伙账

11月16日,湖北老河口市薛集镇,从河北走失的聋哑人都红江终于与家人团圆。在过去的12年里,80后小伙子陈小峰把他当亲人照顾,和这个比他大14岁的汉子结下深情厚谊。

初见:街头偶遇流浪汉,冬穿夏装只比划

农村的一天开始得特别早。18日上午10时许,极目新闻记者来到老河口市薛集镇陈庙村。在绿峰蛋鸡合作社里,陈小峰已经忙活了半天,将新拖来的玉米码好后,换上干净的白棉袄,却藏不住裤脚和鞋子上的一层灰。

尽管得知聋哑汉姓都,但村里乡亲和陈小峰一家都习惯用方言叫他“哑巴”。

陈小峰个子不高,圆脸小眼。他清晰地记得和都红江的首次相遇。

陈小峰(左)和父亲陈丰全(右)与聋哑汉都红江合影

当时,他刚从广东潮州回到老家老河口市,在市里一家电器厂打工,每月工资2000元左右。2009年冬天,比现在更冷些的时候,那天上午,他骑着摩托车从厂里出来,看到路边有个人,大冬天穿着短袖趿着双凉拖鞋,背上背个破布袋。

看到这个邋遢汉子,陈小峰不由得想起自己17岁刚去潮州打工时,身上只有30多元钱,说好的工厂招人又不招了,他也背着个袋子,一个人在那家陶瓷厂门口待了两晚上。

于是,他走上前跟男人打招呼,谁知男人只是摇头却不说话,手上比划着什么。想着这男人可能没吃饭,他也用手比划了一个吃饭的动作。男人点点头,就跟着他到了旁边一家小餐馆。小峰说,那天哑巴吃了一大盆饭。

饭吃了,陈小峰确定这是个聋哑人。他犯了难。自己住公司宿舍,又没钱,把他丢下吧,又不忍心。于是,他骑着摩托把人带回了30公里外薛集镇的家。

陈小峰的母亲孙金莲说,当看到儿子领着这么个人回家时,一开始也不接受。“他自己已经结婚成家,有老婆孩子,一家人的负担大得很,还多管闲事。”但是,当天晚餐,他们还是准备好一桌饭菜将汉子请上了桌。

当看到汉子吃饭规矩有礼,心里石头也放下——“感觉不是个坏人,他吃饭只夹自己眼前的菜,也不在碗里抄来抄去。”孙金莲说,尤其看到他脚冻得通红,一双拖鞋裂了几个口子基本穿不住时,好可怜的。

就这样,哑巴留了下来。这一留,就是12年。

糟心:腿脚溃烂肚子疼 为他治病花光积蓄

“人领回来,也就添双碗筷的事,我们吃什么他吃什么。”让陈小峰没想到的是,麻烦很快来了。

陈小峰不抽烟不喝酒,但是哑巴样样都会。于是,陈小峰跟小卖部的邻居交待,账记在他的头上。哑巴也不客气,一开始就拿了十几元一包的黄鹤楼烟,一天两包。小峰犯难了,回去跟哑巴比划着说,“我也没钱,烟可以抽差点的。”哑巴也懂事,再以后只拿五六元的便宜烟。

没过几天,陈小峰发现,哑巴的小腿处好几处伤口,化脓溃烂。于是,带他到村卫生室去治疗。小峰要去打工,临走前,跟村卫生室的交待,所有花销记他账上。

村卫生室的医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给哑巴可不止治一两回病。记得哑巴刚来不久,陈家人发现哑巴总时不时地按肚子,也带他到卫生室看过,后来还带到镇里的医院去检查,还住了一个月的院。哑巴没有身份证没有医保,所有医药费都得陈小峰掏。

“我们都劝他们不管算了,跟你家非亲非故,你家又没田没地不用他干活,自己都顾不上还管别人。他们家心好,一直留着。”村民陈会兵说。

为了哑巴,陈小峰还曾跟妻子吵过架。收留哑巴时,妻子刚去上海打工不久,那一年的春节也没回家,因此不知道家里多了个人。直到一年后,妻子问他家里有多少钱,陈小峰支支吾吾地说“没有钱”。妻子气坏了,“我每个月寄几千块钱回来给你家用养孩子,你把钱花哪里了?”等第二年春节妻子回来,发现家里多个人,立马全明白了。

善良的妻子尽管心里不爽,但看到聋哑汉懂礼节,也不惹事,还会主动帮家里种菜做家务,也就慢慢接受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