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域医学:检测龙头“倒”在检测里

金域医学:检测龙头“倒”在检测里

来源 | 将军箭

第三方医学检验行业的大明星,失去了光环。

2017年9月8日,一家号称是“第三方医学检验行业的开创者及龙头企业”的公司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了。

总所周知,企业上市是一个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重大事件,更何况是在A股门槛最高、审核最严的上交所主板上市?这与创业板、中小板中厮混的一干生物科技公司完全是两个档次。

更何况,作为第三方医检行业的标杆,该公司上市敲锣现场的嘉宾简直是天团,其中就包括某大学一把手、某两院院士、某省会城市副市长。

这家企业就是广州金域医学检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这家神奇的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中的表现也不负众望:继上市首日大涨44%后,接下来连获16个涨停板,市值一举突破200亿元。

如果这是一场竞速赛,金域医学(603882.SH)在起跑阶段卓著的表现,已经将同板块的同侪甩得连车尾灯都看不见了,直让一帮中不了签的散户大呼小叫:老司机,带带我。

第三方医学检验行业的大明星

金域医学的第一大股东(同时也是实控人)为董事长兼总经理梁耀铭,持股比例达到了15.99%。

公开资料显示,1964年出生的梁耀铭,于1988年从广州医学院(现广州医科大学)毕业并留校,后投身于校办企业的经营。梁与当时广州医学院院长钟南山相交甚笃。

1997年,这家校办企业转型为专门的医学检验服务企业,并改名为金域医学检验中心。

2016-2017年正值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关键时期。

尤其是《关于印发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与《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实施方案》相继实施后,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成为国家重点部署的改革重点,我国第三方医学检验(ICL)迎来了大爆发时代。

在此背景下,很多医院把血液或组织标本交由第三方专业医学检验机构做检测。

以向各类医疗机构提供医学检验及病理诊断外包服务的金域医学脱颖而出,成为规模最大、检验实验室数量最多、覆盖市场网络最广、检验项目及技术平台最为齐全的国内第三方医学检验行业龙头企业。

一个直观的解释就是:金域医学玩的商业模式,是面向上游医院的To-B模式,而不是竞争激烈、苦哈哈的To-C模式(面向终端客户,即患者)。因此,第三方医学检验呈现出行业壁垒高、强者恒强的特征。

根据招股说明书、得到众多资本加持的金域医学,在2016年就已经拥有35家医学检验实验室,覆盖全国90%以上人口所在的区域,为国内2.1万家医疗机构提供医学检验及病理诊断服务。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公司可提供的检验项目达2400项,年均检验标本超过4000万例,这已经远远超过国内大型三甲医院的业务规模。

因此,公司的发展前景可以用八个字概括:形势喜人、未来可期。

2016年,金域医学营业收入超过32亿元,同比增长35%。上市前三年(2014-2016年)的主营业务复合增长率超过30%。

而到2021年12月31日,公司股价为111.37元,市值达519亿元,远超迪安诊断、达安基因等A股同行业可比公司。

猝不及防的案情

了解了公司的主营业务与行业地位,就不难理解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该公司高层所说的豪言:哪里有疫情,哪里就有金域医学。

毫不夸张地说,金域医学承接的大批量第三方检测服务,是众多医院诊断治疗的重要依据,也是抗疫指挥当局的重要决策依据。

兹事体大,不容有失。然而偏偏在这个关键环节,金域医学出了幺蛾子。

2022年1月2日,郑州金域接到河南省许昌市下属禹州市卫健部门的通知要求,从郑州调拨相关技术人员和大批量物资参与疫情防控筛查。

1月10日,金域医学郑州区域负责人张某东因涉嫌刑事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1月12日午间,河南许昌警方通报称,经公安机关调查,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有限公司区域负责人张某东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实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

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的相应条款是怎样的呢?

由于郑州金域是第三方医疗机构,因此不能以各级政府部门、卫生行政部门、疾病预防控制机构、采供血机构的法律法规要求予以判断。

我们可以看到,《传染病防治法》一共9章,其中法律责任(第八章)里,与医疗机构相关的法律条款集中于第六十九条:

1月12日,禹州疫情防控指挥部在回应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称:

目前暂不清楚详细情况。禹州疫情发生后,前几轮核酸检测均主要由郑州金域张某东团队负责,此后被撤换。

由此我们得以得知:郑州金域在禹州的主要工作是检测诊断,而不包括疾病预防、医疗救护、消杀毒操作、医学记录等具体救治工作。因而不涉及该条款中的(一)、(三)、(四)、(六)项目。

而剩下来的几个选项中,与医疗器械使用程序违规的第(五)项、与病人个人信息泄露相关的第(七)项,均与警方通报中“实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的描述不太一致。

因此,郑州金域涉嫌违法事项,很可能是第(二)项的规定:未按照规定报告传染病疫情,或者隐瞒、谎报、缓报传染病疫情的。

企业是莫得感情的赚钱机器吗?

自1月2日发现首例感染者以来,截至1月10日(郑州金域区域负责人被立案侦查),禹州市确诊病例达到74例。

1月11日上午,禹州市启动了第8轮全员核酸检测。

综观人类社会政治、经济、法律的发展历程,法人的出现是极为重要的概念,它使得企业组织机构出现了“拟人化”。法人能够与自然人一样,具有民事权利能力,成为享有权利、负担义务的民事主体。

此时,企业不再是冰冷冷的盈利机器,而是需要承担ESG(环境、社会、公司治理)的鲜活个体。同时,现代企业为顾客提供的商品与服务,已经越来越脱离了简单的价值交换,而是蕴含着情感交换。

从这个意义上讲,郑州金域不应当是一个莫得感情的盈利机器,它所提供的核酸检测服务,不是照章抓药然后拿钱,其中还应当包含着企业对生命的尊重、对维系正常社会秩序的敬意。

然而,以上这些我们都看不到。

所以,这起严重的医疗事故与违法行为,是郑州金域对公共安全的渎职与威胁,也是对生命、对道德良知的践踏。

1月12日下午,金域医学发布声明,正在积极配合对郑州金域事件进行调查。但投资者已经开始“用脚投票”。

当日,金域医学大跌5.79%,市值蒸发超过25亿元。